<delect id="psgio"><acronym id="psgio"></acronym></delect>
<code id="psgio"></code>
<var id="psgio"><rt id="psgio"></rt></var>

<cite id="psgio"><legend id="psgio"></legend></cite>
  1. <acronym id="psgio"><form id="psgio"><mark id="psgio"></mark></form></acronym>
    郵箱
     

     
    首頁 > 國學導覽  

    國學玄覽堂:徐小躍 說君子(21)


    http://www.kg577.com   2019-07-29 14:20:00  《現代快報》2019年7月28日 第B7版:讀品周刊  

     

        6.“志于仁”之君子的“仁民”。仁的道理和精神就是“愛”。儒家的仁民思想,既有“仁者愛人”的一般性意義,又有仁愛人民百姓的特殊性意義。而以愛為其本質屬性及其名聲的君子(“君子去仁,惡乎成名?”)當然地要將仁愛進行到底。這就是君子所要求的仁愛百姓的仁政思想。

        在這一層次的仁民思想,主要是對統治者,領導者提出要求的。實際上這也是一個關于建設一個什么樣的政治的問題,進而也是關于什么樣的政治才是符合社會文明發展方向和符合人性地對待的問題。

        第一,孔子在政治上對君子的要求。《論語-憲問》篇記載,孔子子在面對他的學生子路專門詢問“怎樣做才能算作君子”的問題(“子路問君子”)時做出了三句話的回答:“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從上面這三句話來看,它們是一個不斷遞進的關系。首先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自己莊重恭敬;其次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他人安樂祥和;再次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百姓安生立命。在孔子看來,“修己以安百姓”乃是君子追求的更高境界。而此一直成為中國傳統政治追求的目標。“為生民立命”(北宋張載語),此之謂也。當然,就連孔子也認為要實現這一目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堯舜都會感到犯難呢!“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此之謂也。但作為士君子,真正的君子又必須將此作為追求和實現的目標。因為這是一個社會文明的方向,這是一個符合人性的對待,從而這是一個良政的表征——德政、仁政者也!

         孔子在回答怎樣才可以從事政治?(“何如斯可以從政矣?”)這一問題時,又以“君子”為主體,提出了著名的“尊五美,屏四惡”的政治主張。我姑且將此稱為“尊五美,屏四惡”的君子政治。“尊五美”是:“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論語-堯曰》)。也就是說,君子根據百姓的利益而施惠于他們,自己卻不浪費;擇時勞煩百姓而百姓沒有怨恨;獲取正當意欲而不貪求;平等待人,心境安詳而不驕傲;外表莊重,使人敬畏,卻不拒人千里。“屏四惡”是:“不教而殺,不戒視之,慢令致期,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論語-堯曰》)。也就是說,不先行教育就加殺戮;不先告戒而要求立即成功;政令下達后,一開始懈怠,眼看完不成任務,卻要求限期完工;如同一筆財物本來應當給老百姓的,卻刻薄長期不兌現之“虐行”“暴行”“賊行”“有司行”并稱為政治上的“四惡”。君子尊崇了這五種美德,并摒除了這四種“惡政”或稱“劣政”,這樣就可以從事政治了。換句話說,達此目標,那就是良政了。

         第二,孟子在政治上對君子的要求。孟子對于愛的思想的論述正是通過“君子”這一主體而得到反映的。他明確指出:“君子之于物也,愛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親。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孟子-盡心上》)意思是說,君子對于萬物,愛惜它們卻不仁愛,對于百姓,仁愛他們卻不是血親之愛。君子由親愛親人推廣到仁愛百姓,由仁愛百姓推廣到憐愛萬物。實際上如果我們足夠注意的話,會發現孟子有關仁政思想是從君子的愛物而推廣到君子的愛百姓的。 孟子說:“君子之于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獨何與?”(《孟子-梁惠王上》)。意思是說,君子對于禽獸,看見它們活著,就不忍心看到它們死去;聽見它們的哀叫聲,就不忍心吃它們的肉。所以君子遠離廚房。古代的賢君遠遠超過一般人,沒有別的原因,只不過善于推己及人罷了。現在您的恩惠足以施加到禽獸身上,而百姓卻沒有得到好處,這是為什么呢?實際上孟子在這里是想通過齊宣王于心不忍宰殺牛這件事情來規勸他應該將這一不忍宰殺禽獸的恩惠之心推及到百姓身上,即讓百姓得到恩惠利益。具體來說,就是規定百姓的產業,必然使他們上足以侍奉父母,下足以養活妻兒,豐年吃得飽,荒年不至于死亡,然后引導他們向善。“是故明君制民之產,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兇年免于死亡。然后驅而之善”(同上),此之謂也。

        由此可見,無論是孔子的德政,還是孟子的仁政都是要指向良政的,而在這一過程中,“君子”有其應當肩負的神圣責任。誠如孟子說:“君子事君也,務引其君以當道,志于仁而已”(《孟子-告子下》)。即君子侍奉統治者,就是要努力引導他們走上正道,在志于仁罷了。

        結論是:君子政治乃良政也!

         徐小躍(南京圖書館原館長,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首批國家高層次“萬人計劃”哲學社會科學領軍人才。老子道學文化研究會會長。)



    責編:李宏巧


     
    版權所有:南京圖書館   地址:南京市中山東路189號   郵編:210018   電話:84356000
    蘇ICP備05016133號-1  公安備案號:32010202010050 建議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內導航
    神马午夜